环境保护部通报工业集聚区水污染集中治理工作
电力产能过剩格局初现 新能源发电成主要驱动力
哪些环保技术获得国家科学技术奖?

电力产能过剩格局初现 新能源发电成主要驱动力

日期:2020-04-09 18:02点击数:

  电力产能过剩格局初现 新能源发电成主要驱动力导读:中电联的统计显示,2017年前四个月,全国主要发电企业电源工程完成投资523亿元,同比下降21.2%。除了水电外,包括火电、核电,甚至是风电,均出现了超过20%的跌幅。【中国环保在线 清洁能源】如何抓住新能源经济转型带来的机遇已成为商业新趋势。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新的2017年度报告指出,成本下降和扶持政策稳步推动可再生能源投资和就业的增长,过去四年中,风电、光伏的就业机会增加了一倍以上。
数据显示,在电力产能过剩的背景下,对电源行业的投资正在出现下降。
中电联的统计显示,2017年前四个月,全国主要发电企业电源工程完成投资523亿元,同比下降21.2%。除了水电外,包括火电、核电,甚至是风电,均出现了超过20%的跌幅。
那么,在电力全行业新增投资普降的趋势下,新能源发电行业又会何去何从呢?
简单对比来看,相较于火电在短期内几乎无可逆转的下滑趋势,新能源发电面临的情况可能稍好一些,还有一些较为乐观的理由存在。
首先,在发电权的争夺上,对于传统的电力企业而言,新能源的投资可能会起到左手倒右手的作用。
道理很简单。对于行业而言,发电权会在火电、水电、新能源等电源之间转移。这个道理同样也适用于具体的电力企业,如果一个企业有大量的新能源发电项目,即便其火电的发电利用小时数减少了,但与此同时其新能源项目则会获得相应的利用小时数的增加。
其次,相对于火电而言,有政策庇佑的新能源项目的投资收益更加稳定,不必承受煤炭价格波动、环保监管趋严下的成本上升以及电价下降所导致的不确定性。而仅就项目的毛利率来看,新能源也完胜火电。
由此,不妨做个大胆的假设,如果新能源项目的优先发电权能够得到不折不扣的落实,仅凭这一条,可能就会成为许多传统电力企业加大对新能源投资的驱动力。
电源投资普降
尽管近一段时间的社会用电量已经有所回暖,但就大趋势来看,这可能并不会改变电力行业产能过剩的大局。
在监管部门的一再预警以及主动暂停甚至是取消一批火电项目后,火电的投资开始出现下降。
根据统计,今年前四个月,火电电源项目完成投资153亿元,同比下降20.0%。
数据还显示,不止是火电,几近是全行业的投资都出现了下滑。其中,水电完成投资134亿元,同比下降3.5%;核电完成投资101亿元,同比下降21.9%。
而令人意外的则是风电。今年前4个月,风电完成投资91亿元,同比下降竟然高达36.4%。
与之相对应,新增发电装机量也出现了下滑。
数据显示,1—4月份,全国基建新增发电生产能力2982万千瓦,比上年同期减少投产570万千瓦。其中,水电376万千瓦、火电1169万千瓦、核电109万千瓦、风电441万千瓦,水电和风电分别比上年同期多投产172万千瓦和90万千瓦,火电和核电分别比上年同期少投产1023万千瓦和109万千瓦。
新能源的乐观理由
就中国的电力行业而言,除了受制于大的宏观经济形势和产业结构外,另外一个不确定性则在于政策因素。
在所有的政策因素中,首当其冲的可能是环保问题,这既直接决定着一些电源项目的当前收益,也决定着其未来的趋势性收益。就后者而言,比如出于环境因素下的发电权的再分配。
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。一些火电项目可能会因为失去发电权而面临发电量的大幅下降,但对于诸如新能源项目而言,则可能会因而受益,成为投资的驱动因素之一。
背后的逻辑很简单。
对于传统的电力企业而言,新能源的投资可能会对发电权起到左手倒右手的作用。对于整个电力行业而言,发电权会在火电、水电、新能源等电源之间转移。这个道理同样也适用于具体的电力企业,如果一个企业有大量的新能源发电项目,即便其火电的发电利用小时数减少了,但与此同时其新能源项目则会获得相应的利用小时数的增加。
支撑这一逻辑的另一个理由在于,对于新能源发电项目而言,虽然其发电量远远不及火电,但受惠于高电价,其收益率却不一定输给火电。尤其是在遭遇类似2016这样煤价急剧上涨的情况,一些新能源项目的毛利率已经完胜火电。
此外,相对于火电而言,新能源的另一个优势是有政策的庇佑,其投资收益更加稳定,不必承受煤炭价格波动、环保监管趋严下的成本上升以及电价下降所导致的不确定性。
当然,对于新能源发电而言,其所有的优势均建立在政策的落实背景上,包括优先发电权的落实,以及电价补贴拖欠问题的尽快解决。
原标题:新能源的驱动力:左手倒右手下的发电权争夺战